發新話題
打印

假如孔融不懂让梨

假如孔融不懂让梨

近日,安徽合肥快1公交上,一墨镜女不仅逼着一名小学男生让座,还将其书包扣着不给,男孩吓得大哭。孩子家长欲要回书包,“她一下把书包扔出窗外了。”双方发生厮打。据悉,墨镜女自称是“教师”,且态度蛮横,不过该身份目前并未得到证实。 熟悉古代孔融让梨故事的人,首先会从这个小男孩被逼让座先是“发愣”,后来被“吓得大哭”判断出,他可能不懂让座。 一个不懂让座的小男孩,却让一个自称是教师的“墨镜女”大跌眼界。不要说你是教师,就是一个普通大人,也不至于逼一个小孩让座,扣人家的书包,惹发众怒,还把书包扔到窗外。一位合格的教师,应该会触景生情,反思你教育的学生会不会是这样?包括你自己的孩子会不会也是这样?你不反思,别人就会帮你反思,现场就有人拍照,线上就有人肉搜索。对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盛气凌人,蛮横无理,不是一个为人师表者的素养。 我们不知道这个小学男生身高多少,如果因为他达标属于购票者,让你座算是讲礼貌,不让座是他的权利,倒是小孩权利保护和规则坚持值得肯定,比一些“熊孩子”强多了。何况“墨镜女”并不属于需要别人让座的“老、弱、病、残、孕”。 从小男孩“发愣”和“吓得大哭”,也可以推断他可能懂得让座,只是在大人猛然的淫威之下,一下子反应不过来,有点木纳。也许孩子心里想,“我本来是要让你座的,可是……”如果是这样,“墨镜女”岂不是扼杀了一棵善良的幼苗。 这个推论对于复杂的社会来说,像是一个童话,可以映照出很多类似情景:用视频连线查证孔繁森式的“走读干部”是否在位,用财产申报制度要求焦裕禄式的“穷领导”告诉组织自家的困难,用八小时之外的监督方式跟踪吴天祥的“自愿公益”,用竞争上岗的方式对待许光达式的“主动让衔”。不管是“墨镜女”的非理性呵斥,还是以严的名义不分良莠,这些都有可能把孔融让梨变为家长强迫让梨,道德主体的权利被生硬剥夺,美好会变得很糟糕。 包括教师在内的任何人,一事当前,总是会表现出自己的教养,而最好的教养,是让别人舒服,而不是让人“发愣”的粗暴、使其“大哭”的教训。我们在端正党风政风,整饬纲纪时,要切忌“一刀切”,注意包容并引导不懂得让梨者,理性对待不愿让梨者,特别要保护和尊重主动让梨的孔融们。

TOP

發新話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