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新話題
打印

中国人为什么如此焦虑?

中国人为什么如此焦虑?

在电梯中,人们总是一进电梯就急按按钮要关门,虽然只要几秒钟时间,电梯门就会自动关上;红绿灯前,总有人「勇敢」地抢红灯,「勇敢」地穿行在车流中;打开电脑,只想更快,于是拚命地敲打键盘;大街上,都是行色匆匆……有人说,今天的人积极向上、争分夺秒,但我却怎么看都是弥漫着一种浓浓的焦虑。 普通人焦虑:为求学焦虑,为就业焦虑,为人际关系焦虑,为房子、为爱情婚姻、为孩子的「起跑线」……哪一样不令人焦虑 因为焦虑,「房奴」、「车奴」、「孩奴」等新名词不断地丰富着现代汉语。 有钱人同样焦虑:钱少时为差钱、为蜗居焦虑;有房了,为别墅焦虑;有车了,为豪车焦虑;百万了,为千万焦虑;坐拥千万了,可看看人家身家已是数亿、数十亿、数百亿了,焦虑不焦虑 当官风光吧 3月6日,全国两会的小组讨论会上,全国人大代表杜德印发言说,现在的领导干部容易陷入一种政绩和陞迁的心理焦虑中。也是,看着别人陞迁了,能不焦虑 对手提拔了,不焦虑 当今社会竞争激烈,工作生活压力重,更何况,国人都很在意地位和财富。不久前《环球时报》报道,国外有媒体认为,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一「拜金主义」国家;由十多家媒体联合搞的《2009幸福指数调查报告》4月1日出炉,报告说,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认为,赚到钱才能「赚」到幸福。钱=幸福,当人们都在追求同样的价值,人生价值相当普遍地存在一元化、同质化时,能不焦虑吗 媒体近日也披露了一份《中产家庭幸福白皮书》,说在经济发达的深圳、北京、上海等地中产的幸福指数却最低,被称为「伪幸福」。「我的包袱很重,我的肩膀很痛,我扛着面子流浪在人群之中……我的欲望很多,我的薪水很少……是不是就这样平凡到老,我的日子一直是不坏不好。」郑智化的歌,唱出了中产阶层的欲望与无奈、失落,道出他们的焦虑。 这弥漫于整个中国社会的焦虑,难道是一个转型国家的人们必须走过的心路历程?
一起傾聽不同的聲音……

TOP

╭╮ ╭☆╭──╮╭╮   ☆╮   ╭───╮╭╮ ││ │││╭─★││   ││   ★╭─╮│││ │╰─╯││╰╮ ││   ││   ││ ││││ │╭─╮││╭╯ ││ ││ ││ ││╰╯ ││ │││╰─╮│╰──╮│╰──╮│╰─╯│ ★ ╰★ ╰╯╰──╯☆───╯★───╯╰───☆ ⊙﹏⊙更多熱點內容

TOP

微型創業項目-網絡服務代理商,超低成本,報酬率高!! GDI公司成立於1999年,INC評為美國前500大企業 擁有dot WS全球獨家經營權.目前已營銷至全球80多個國家. 在華人市場才剛起步,有非常大的商機!! 取得經銷權的經銷商,可以有一個獨立域名,營銷網站,100MB虛擬主機及10組電郵. 經銷條件:自備電腦及網絡.會上網者即可. 加盟金:無 詳情點擊中文網站英文網站

TOP

常德“官員豪宅一條街”曝光 建房款來源存質疑 http://news.sina.com 2010年04月19日 15:42 澳洲日報   “豪宅街”裡別墅林立 大多居民忌諱採訪   4月15日晚和16日上午,記者一行來到石門縣中渡社區所謂的豪宅街探訪。各種式樣的別墅整齊排列,每戶人家都有院子,院外設鐵門,有的居民家還養了狗。   記者逐一敲門,居民都以懷疑的眼光看記者,他們說自己確實是國家工作人員,但在私人領域,沒必要透露自己的名字。一位社區居民說,這些房子的戶主,有副縣長,也有國土局、糧食局的領導。   記者走進靠近體育局的一戶居民家中,裏面瓷磚裝修,普通傢具,整潔但是不算高檔。   “公務員能夠建這麼好的房麼,資金怎麼來 ”記者向該名戶主問道。   “我們是親戚共同建房,並不是一家建的,工資收入加公積金貸款,基本夠用。”該戶主答。    質疑一   “豪宅街”裡有多少官員 回應:21戶是國家工作人員   網帖發布後,石門縣紀委對網帖所曝“豪宅”的戶主情況進行了調查。   該縣紀委副書記湯紅雲對記者說,所謂的“豪宅街”其實是指石門縣居民區中渡社區桔香路南側的33戶居民住房。據調查,這33戶居民,有4戶本地居民,8戶外地移民和商戶,21戶國家工作人員。   21戶國家工作人員中,有13名戶主是科級幹部,有6名處級幹部,另有一般幹部2名,其中就包括網帖中特別指出的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張前雲。   “官員扎堆建房,會不會造成不良影響 ”記者問。   “這些住房,毗鄰大道,國家工作人員比較集中,群衆有看法,但在該社區230套房子的戶主構成中,國家工作人員占比例不高。官員扎堆建房,群衆看在眼裏,此種現象,應引起重視。”石門縣紀委副書記湯紅雲回答。   質疑二   豪宅是否符合法律規定 回應:有待上級部門進行後續審查   33戶住房,其中竟有21名國家工作人員的住房,這是否符合相關法律規定   記者了解到,早在2002年,“豪宅街”所在的中渡社區還屬於寶峰經濟開發區,地點較為偏僻。在城市開發過程中,被規劃為高檔居民社區。   從2002年開始,石門縣居民通過土地協議出讓的方式,購得建設用地,然後自建房屋。在該縣規劃、建設、國土部門提交給當地紀委的報告中,這些房屋,均有合法的手續、通過了正規的程序。“從形式上說,符合有關規定,當然我們也要向上級部門彙報,請他們進行後續審查。”湯紅雲說。    質疑三   是否存在以權謀私現象 回應:將逐一調查,並向社會公佈   記者4月17日到達石門後,即與當地市民、商界人士交談,了解有關此事的一些說法。三種質疑直指官員扎堆建房現象:一是為何官員能夠拿到好地段,建成豪宅 二是是否有開發商建房後再贈送給有關單位 三是財政是否統一補貼,安排官員在此集中居住。   石門縣紀委出具了21名國家工作人員的建房申請。按照紀律規定,領導幹部建房時,應向有關部門事先彙報。“黨委或者政府沒有安排他們集中在此地居住。他們通過協議出讓的方式取得土地,是否牽涉到以權謀私的情況,正在調查。”   而房産商人湯先生(化名)說,他在石門的樓盤剛開盤,售價現在是每平米2000余元。如果估價的話,“豪宅街”裡的房屋現價應在100多萬元左右。但是,以他了解到的情況,這些房屋,系居民自建,不大可能存在開發商建房後贈送的情況。   “至於是否存在有包工頭低價建房,給官員好處,我們很關注,但暫無線索指證。”石門縣紀委副書記湯紅雲說。他表示,對這些涉事工作人員,有關部門會按照權限一一進行調查,再向社會公佈相關情況。同時,該地樂意接受監督,並歡迎群衆進行舉報。   質疑四   回應:三分之二的資金是開店賺的 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的百萬建房款從哪來   網帖中曝:石門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張前雲,住宅價值500萬。記者拿到其於2008年提交給當地紀委的情況說明,該房屋占地440平方米,其中其妻弟擁有248平方,他和兒子一家擁有194平方米。   記者在當地看到,張前雲的房屋為三層,瓦灰色,在一排別墅裏面,算較為氣派的。   2005年購地、2008年開始建房,總共花了多少錢?張前雲的報告中說,是100余萬。除了十多萬的工資,25萬的公積金及貸款,其余資金全來自於門面經營權出租和餐飲收入。“那是以前他家經營的,後來就沒有開餐飲店了。”縣紀委工作人員回應。   連結   信陽曾曝“史上最牛處級官員別墅群”   2008年7月6日,一個名為“強悍:史上最牛的處級官員別墅群”的帖子出現在網上。該帖披露,河南省信陽市國土資源局存在“最牛別墅群”,該局工作人員表示:“這裏面住的都是國土局的處級幹部。”隨後,信陽市紀委立即進行調查並作出了處理:責令該局黨組就此問題寫出深刻檢查;給予該局黨組書記、局長熊傳明行政警告處分;責令參與建房的其他10名處級領導幹部寫出深刻檢查。

TOP

發新話題